78小说网 > 我以诸神证长生 > 第140章 争渡,屠戮的开始

第140章 争渡,屠戮的开始

作者:提笔下江南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78小说网 www.778xs.com,最快更新我以诸神证长生 !

    “诸位少主都是我南荒蛮族的英雄豪杰,祖上为我蛮族英雄,你们现在就要在这神水祭中,在曼殊小蛮王女的面前表现出你们的英勇来。”

    他说话的同时,伸手向着湖面上一摆,十余名蛮兵便各自扛着一艘独木舟放到了湖面上,紧紧拉着缆绳以防止独木舟被激流漩涡卷走,不过一瞬间,便一个个胀得脸色通红。

    黑杖指着那些独木舟,继续说道:“诸位少主,你们各自登上独木舟,最后踏上石桥,与曼殊小蛮王女并肩而立,举行神水大祭者,为蛮族英雄,可配王女。”

    说到这里,几乎所有的蛮部少主眼中都亮了起来。

    那恐怖的旋涡与激流,与在高处的曼殊小蛮王女,与她身后代表的蛮王之位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在他们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时候,烈火宗主——这个进入云梦城中便一直沉默的一方宗门之主,忽然走了出来。

    他想要做什么?

    在南荒蛮人们都心生警惕地望着这个人的时候,他遥遥向着蛮神教主和王后拱了拱手,朗声说道:“各位,请再添一舟,老夫门下黎汉也要参加。”

    “什么?!”

    所有蛮部少主, 以及听到这番话的所有人, 除了蛮神教主和王后外,一个个皆是先惊后怒,恶狠狠地望向烈火宗主。

    这神水祭是南荒蛮族大典,在蛮人看来让烈火宗人旁观就是很忍让了, 没想到他们还敢提出这样的非分要求。

    这可是要决出王女夫婿, 未来蛮王的大典,岂是一个并非南荒蛮族的外人所能参加的?

    别说是外人了, 除了十八蛮部少主外, 其他蛮人哪怕再是英雄了得,也没有去参加的资格。

    那个黎汉是什么东西?

    出奇的是, 王后依然是一副懒洋洋模样全无反应, 蛮神教主也只是淡淡地问道:“理由是什么?请烈火宗主明示。”

    “很简单。”

    烈火宗主捋着赤红如火的胡须,将黎汉招到了面前,道:“小徒黎汉, 他也是南荒蛮族,黎氏嫡子,蛮王血脉,自然有资格参加!”

    一片沉寂,一片不敢置信,随后化作了惊涛骇浪。

    “不可能!”

    “你在胡说什么,他怎么可能是蛮王血脉?!”

    “拿出证据来。”

    ……

    面对所有人的质疑, 烈火宗主神色不变,甚至不置一词,只是伸手将黎汉的衣服从领口处直接撕裂了开来,坦露出了他满是胸毛的胸膛。

    裂帛声中,整个神水湖畔, 蓦然安静了下来。

    这一幕出现后,所有人的目光, 都聚焦到了黎汉的胸膛上。

    那里,一头奇形妖兽栩栩如生, 正在对月咆哮。

    “蛮神赐福,黎氏族纹!”

    “他竟然真的是蛮王后裔, 黎氏嫡脉?”

    ……

    沉寂之后,几乎沸腾了神水湖的喧嚣,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却不得不承认黎汉的身份。

    蛮神赐福, 刺青族纹,这代表着蛮神的力量, 蛮王的血脉,完全无法造假。

    这个黎汉竟然真的是蛮部四大氏族中黎氏的嫡脉。

    这个时候再细看其模样,黎汉的相貌还真带有几分南荒蛮族的特征。

    见无人能够再行质疑,烈火宗主才悠悠然说道:“此子是本宗于二十余年前,游历南荒时候捡到的,爱惜其资质,故收而为徒,悉心教养至此时。”

    “今日小徒既要回归本族,为他族人求福祉,本宗主自当成全,不知教主与王后可有异议?”

    游历南荒?

    ——是率领烈火宗人杀入南荒吧!

    捡到的?

    --杀其父母,再抢夺过来的吧!

    爱惜其资质?

    ——奇货可居看重其身份吧!

    烈火宗主一番话不知道引起了多少人腹诽,然而一时间又无话可说,毕竟黎汉他的确是有这个资格。

    要是烈火宗主随便推个人出来,南荒蛮族即便是对烈火宗再是忌惮,也绝对不会容许他们玷污神水祭。

    可是既然黎汉符合要求,那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无论是十八蛮部少主,还是蛮神教主、王后,都沉默了下来。

    稍顷,蛮神教主才缓缓开口说道:“那就下场吧!”

    一锤定音,又一只独木舟被放到了神水湖面上。

    一个个蛮部少主,随着黑杖代替蛮神教主与王后下令, 各自挑选了一只独木舟踏了上去。

    萧季安混杂在其中,脚步不停,神色间带着几分凝重。

    隐隐地,他便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不对,无论是那个蛮神教主还是烈火宗主, 都显得有几分怪异。

    再加上黎汉身上的诡异变化,当日神水湖中遭遇,所有的一切集合在一起,让他有了一种暗流汹涌般的感觉。

    底下的暗流,甚至汹涌过了湖面上的巨大漩涡,是另外一种可怖。

    不管如何,一个个蛮部少主都登上了独木舟,随着一声令下,蛮兵们松开了绳索。

    “嗖嗖嗖~”

    霎时间,十九只独木舟如离弦之箭般,顺着激流,环绕着神水湖飞速地旋涡飞射而去!

    独木舟上,蛮部少主们无不是手持武器在手,警惕地望向周围。

    片刻之后,一声惨叫,伴随着“噗通”水声,传入了萧季安的耳中。

    萧季安神色一动,目光透过穿透笼罩在神水湖面上的水汽与雾气,正可看到一个蛮部少主周身燃起烈火,落入到了神水湖中。

    旋即一个浪打过,淹没其中。

    同时两只独木舟交错而过,其上还有人的那只独木舟上露出了神色平静,缓缓收回了手掌的黎汉。

    “是他!”

    心中咯噔了一下,隐约明白了什么。

    正在这个时候,湖岸边有一个声音传来:“那乌落败,胜者为黎汉!”

    “落败?”

    萧季安皱眉,隐隐感觉到了什么,却无暇细想,身后不远处已然烈火宗黎汉正在飞快地靠近了过来。

    不仅仅是漩涡激流本身的力量,在他的脚下一道道火光包裹在独木舟上,使得其速度不断地增加,一艘艘地追赶过前面的独木舟。

    “黎黑落败,胜者黎汉!”

    “罗善落败,胜者黎汉!”

    ……

    不过片刻功夫,绕着神水湖不过刚刚转过了一圈,便接连有好几次通报响起,胜者无一不是黎汉。

    看到这个结果,岸上数不清的聒噪声音传来,针对的自然是正在痛下狠手的黎汉。

    本来黎汉参加就让蛮人们觉得不合适了,现在他又在片刻功夫中就打败了这么多蛮部少主,让那些蛮人们如何能够不聒噪。

    须知,这些蛮部少主们在神水祭中,代表的就是他们各自蛮部的利益!

    “哼!”

    “就交给你来解决又如何?”

    萧季安冷眼相对,没有在这个时候,于神水湖面上与黎汉纠缠的意思,他更乐得黎汉将其余的蛮部少主一齐解决掉。

    他心中念动的同时,脚下一震,一抹青光于独木舟上浮起,顿时后端下沉,上端扬起,于水面接触的部分更如长刀一般,划破了巨浪。

    不过片刻功夫,便接连超过了四五名蛮部少主,一圈圈地向着旋涡中心处驶去。

    “曼殊!”

    萧季安闻声望去,只见得在隔着七八丈水流的平行方向,那朗正恶狠狠地望来。

    萧季安不知不觉中,竟是已经超过了他一圈。

    当萧季安望向他的时候,那朗面露狰狞之色,握紧了手中长鞭,心中想道:“后面那些废物就交给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黎汉吧,我先把曼殊给解决了,他怎么这么快?”

    双方的平行持续不了太长时间,那朗压根就没有多想,一抖手中鞭子,“啪”的一声抽碎了双方中间的激流,直接抽向了萧季安。

    这一鞭子抽下去,在那朗看来萧季安若是抵挡则落水败;不挡则独木舟碎。

    怎么都可以把这个碍眼的家伙清出去!

    他不曾想到的是,在他鞭子就要抽到了对方的头顶上时候,萧季安的脸上竟是浮现出了一抹讥诮之色。

    “找死!”

    萧季安不屑地冷哼出声,屈指准确地弹在了鞭梢上。

    “噼里啪啦~~”

    一道青色刀气从鞭梢逆流而上,整条长鞭随之寸断飞碎,不及散落湖中便为其中蕴含的刀气搅得粉碎。

    那朗刚刚手上一空,瞪圆了眼睛不敢相信置信的时候,让他胆战心惊的一幕发生了。

    对方本来空空如也的双手上,一阵七彩光辉闪过,继而一柄粗犷的巨弓,狰狞的长箭,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啊~”

    那朗惊呼了一声,还没等他做出反应呢,一阵凄厉的长箭撕裂空气的声音传入耳中,紧接着脚下一空,落入了湖水当中,瞬间为浪潮淹没。

    原处,只留下了被萧季安一箭两断的独木舟碎片散开,一一没入湖水中不见。

    萧季安眼中闪烁着异色,重新将七宝指环变幻回了原本模样。

    他本来可以直接射杀那朗的,但在那一瞬间他隐约有些明白了什么,便有意留手,只是射舟而不射人。

    当看到萧季安亮出那把夸张的巨弓,一箭让很有可能夺得第一的那朗彻底失去了希望,远远看到这一幕的蛮部少主们无一不是惊呼出声。

    萧季安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们一眼,并没有用巨弓将他们一一解决的意思,只是负手立在独木舟上,摆出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意思。

    有那朗为前车之鉴,其余蛮部少主哪怕是有机会,也下意识地躲开了他,毕竟没有人想这么早到神水湖啊游泳去。

    奈何,有些东西是躲避不过去的。

    一骑绝尘之季,神水湖畔鼓噪声音此起彼伏,接连不断,那蒙、罗台、那吉、黎舜、黎黑……一个个蛮部少主的名字便摆上了失败者的天平。

    在天平另外一端,属于胜利者者的一直只有一人——黎汉!

    在那整个过程中,远远被萧季安落在身后的蛮部少主们是怎么彼此纠缠的,又是怎么一个个被黎汉解决,掉入神水湖中的,这些萧季安并不感兴趣。

    他只知道,当某个时刻到来的时候,神水湖忽然安静了下来,四周的鼓噪声音,身后的厮杀声音,全部归于了沉寂。

    片刻之后,萧季安靠近了那座石桥,眼看着就要踏足其上的时候,仿佛火焰在狂风中燃烧的猎猎之声,从身后传来。

    回首望去,只见得在身后不过十余丈处的地方,黎汉周身火焰燃烧,将周遭湖水映照成一片火红之色,整个人更是如一团篝火般,熊熊燃烧。

    黎汉面无表情,只是将一手高举过顶,轰然压下。

    “哗~”

    一个火焰凝成的巨大手掌,瞬间跨越了十余丈的距离,将萧季安及脚下的独木舟一起笼罩了下来。

    “黎汉什么时候有这种实力了?”

    眼睛眯了一下,萧季安右手拇指上华光一闪,一面大盾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刚刚以大盾将身子及独木舟遮挡住,“轰”的一下,火焰巨掌轰然撞击在了大盾上,火星四射。

    “嗖~”

    借着这一掌之力,本就速度飞快的独木舟再次加速,顷刻之间,撞击到了湖心石桥处破碎成了木片漂浮在水面上,萧季安则一跃之下,踏足了石桥。

    甫一踏上石桥,萧季安手持大盾的右手豁然向后一挥。

    “刷~”

    在这一挥动的过程中,大盾一闪而逝,代之的是一柄长刀,刀气纵横地向后劈去。

    “哗啦”一声,独木舟破碎,黎汉落入了神水湖中。

    片刻的沉寂,旋即“曼殊!曼殊!曼殊!”的欢呼声音不住地从神水湖畔传来。

    天知道萧季安扮演的曼殊少主可是从来没有受过这等欢呼的,现在这般无非是蛮部少主们全数落败,眼看着黎汉这个外人就要登顶了,曼殊颜回再怎么着也是货真价实的蛮部少主,不是黎汉这个外来人能比的。

    他们却是不知道的,这个他们此时为之欢呼的曼殊少主,一样是一个西贝货,一个货真价实的外人!

    神水湖畔的欢呼声音,并没有能够影响到萧季安。

    他脸上没有放松之色,反而目光一凝,望向了数十丈外的地方。

    旋即,那处所在水面上“嘭”地炸开,黎汉如同落汤鸡般自水中跃出来。

    两人之间,间隔了数十丈距离,遥遥对视。

    对方那反手一刀,若不是离石桥实力是太近了,仅此就足以让黎汉失去机会,哪里还能让他再从湖中爬起来。

    “可惜了。”

    萧季安望着漩涡汹涌依旧的神水湖,神色间露出了几分怪异之色,“不过……这样也好。”

    “与其让人始终于暗地里窥视,不如……”

    “……掀桌子!”

    此刻眼中寒光乍现的时候,对面黎汉将一身湿漉漉的衣服扯了下来,正要继续合身扑上。

    面对他的举动,萧季安半点与其纠缠的意思都没有,只是遥遥做了一个手势,示意暂停。

    那黎汉呆了一下,竟然真的停了下来,嘴巴张了张,似乎想问原因。

    “果然还是这样。”

    萧季安哂然一笑,他不久前可是刚接触过这位的,黎汉身上那种呆板可是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这时候忍不住就利用了一番。

    他并没有马上跟黎汉解释,而是面向神水湖畔,王后、蛮神教主等人所处的方向,朗声说道:“曼殊有一事不解,敢请教主及王后解我疑惑。”

    萧季安的声音滚滚而去,压下了汹涌的激流声音,传入了蛮神教主等人耳中,继而又辐射开来,让所有蛮人都清楚地听到。

    “各位少主他们何在?”

    “是死?是活?!”

    这个问题一出,由其还是以曼殊少主这个蛮部少主中唯一一个坚持到最后者的身份问出,顿时引起了蛮人们中一片哗然。

    “这还用问吗?”

    “难道不是被救入了蛮神殿或者王宫中去了吗?”

    ……

    神水湖此时的范围,包含了原本的蛮王宫与蛮神教,所有落水的蛮部少主都没有挣扎,没有再现身,所有蛮人都理所当然地认为他们被救入了那两处。

    事实上,在历代的神水祭中,也不是没有在神水湖上进行过这样的战斗,无不是如此,蛮人们也早就习惯了,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然而,发出这么一个疑问的是曼殊,是蛮人们心目中最后一个希望,这才没有被漠视之。

    在一阵阵喧哗声中,蛮神教主潮汐涌动般的声音响起:“曼殊少主,你有什么疑问吗?”

    “是,我是有疑问。”

    萧季安一手指向黎汉,一边凝望向蛮神教主,厉声喝道:“教主,曼殊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让这个外人出手,屠戮我南荒少主!”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蛮神教主虽然容貌掩盖在黑袍当中,但是没有人会怀疑他脸上此时黑如锅底模样。

    萧季安的指责,无异于是说他勾结外人,出卖南荒蛮族。

    “曼殊颜回,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蛮神教主阴恻恻的声音响起,仿佛要将偌大神水湖都凝成了冰一般。

    “这个不劳教主你费心了,曼殊自然晓得。”

    “事实如何,不如让大家亲眼看看吧。”

    说话间,萧季安蹲下身去,将一只手掌探入了神水湖中,开始搅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