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小说网 > 虎夫 > 4265 恩
78小说网 www.778xs.com,最快更新虎夫 !

    夜幕降临,一条林立着大大小小不下几十家劳务公司的狭窄街道上。

    段龙和饭桶也如四周那些前来打临工的男男女女一般不修边幅的崴坐在马路牙子旁左顾右盼。

    左手临期面包,右手一块钱的矿泉水,就是俩人的晚餐。

    来这地方继续躲藏,就是他们在快递驿站偷听到最有用的消息,别看马驹桥只是个镇子,但却聚集在几十万天南海北的底层务工者,隐匿于其中,就算是帽子叔叔也别想轻易把他们挖出来。

    “诶你说,咱现在应该怎么离开这鬼地方?”

    瞅着眼前和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段龙忍不住开口。

    结果如同白天一样,面对他的喋喋不休,饭桶始终置若罔闻。

    “不是,你能不能说句话啊!”

    “饭桶,哑巴!操!”

    见对方不理不睬,段龙气的恶狠狠啃了一大口面包,结果没曾想把自己给噎住了,着急忙慌的猛灌几大口矿泉水这才顺下去。

    “你到底啥意思?甭管怎么说能从那地狱似的牢笼里逃出来,我也算帮了你一把吧?”

    段龙咬牙切齿的发出低吼。

    “如果不是我倒在地上浑身抽搐,你有机会动手吗?而为了让我胃痉挛,你像哄傻子似的让我喝了不下三十碗凉水,这些你恐怕已经忘了吧。”

    饭桶淡淡的瞥了一眼段龙轻笑。

    “我..我那不是真以为你脑子有问题么?”

    段龙瞬间语塞,随即又赶忙辩解:“你就说我干翻守卫以后,是不是第一时间拽着你逃离的,这方面你不能否认吧。”

    “嗯,没错!但你摸着良心回答我,拽着我离开的主要原因难道不是为了让我在关键时候给你当挡箭牌吗?正如你刚刚说过的,一直以为我就是个傻子。”

    饭桶摸了摸嘴边的胡茬反问。

    “人的本能就是趋凶避吉,我只是做了每个人都会做的选择。”

    段龙直接反驳道,只不过他自己也意识到说出这句话时候,心虚到不行。

    “呵呵。”

    饭桶不再接茬,晃了晃脑袋从兜里摸出张皱皱巴巴的招牌广告,盯着上头简略的本地地图扫量起来。

    “也不知道包子店那两口子咋样了,如果要知道他们找来的那么快,我宁肯吃霸王餐也不会把戒指拿给他们变卖。”

    段龙抽吸两下鼻子呢喃。

    尽管知道饭桶不会搭话,他仍旧想要念叨几句,只不过他没注意到,在提及包子铺的夫妇时,饭桶的瞳孔瞬间扩张,显然这个冰疙瘩似的男人,并非真的没有感情。

    “祥云印刷厂夜工五名,管一顿宵夜,明早八点半下班,工资一百二有上车的没有?”

    就在这时,一台面包车停至路边,一个肥头大耳的小伙扯脖吆喝。

    “我去我去!”

    “老板我报名!”

    四周的求职者们一窝蜂的全涌了上去。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要不咱们也去吧,既能挣点零花钱,还能找到个容身处,不然这大晚上去哪凑合一夜?”

    段龙拿胳膊撞了撞饭桶说道。

    饭桶只是抬头轻飘飘的瞄了一眼,便又开始研究起手上的招聘广告。

    接下来的时间里,时不时会有用工单位来招人,不过每次饭桶都无动于衷,任由段龙快嘴皮子磨破了,他都始终不声不响,就好似真的只是为了藏匿于人群当中。

    “你到底咋想的啊,能不能跟我交个底?咱就真搁这路边坐一宿吗?”

    眼瞅着四周的求职者们越来越少,大部分人都已经找到了合适的临工,段龙按捺不住的再次开口。

    “啊?”

    饭桶仿佛慢半拍似的,不愠不火的瞄了对方一眼,随即仰脖将最后一点矿泉水一饮而尽。

    “真叽霸服了!老子但凡再嘴欠跟你说话,我就是这个!”

    段龙轻扇自己一个嘴巴子,而后举起小拇指。

    “吱嘎!”

    说话间,又有一辆金杯小客车停止路边,不等车上的人喊号,仅剩为数不多的那群求职者们纷纷呼啦一下围簇上去。

    “非凡电子秤厂要六个力工,地点顺民屯,工资..”

    紧跟着听到有人叫嚷,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在听到“顺民屯”仨字后,那帮争先恐后的求职者们立马化作鸟兽散开。

    “顺民屯是不是离廊市挺近的啊?”

    饭桶猛然起身,一边大步流星的往过走,一边询问。

    “对对对,顺民屯离廊市市区也就十来分钟,看架势哥们之前来我们厂干过临工吧!”

    一个打扮的溜光水滑的年轻人笑呵呵的点头。

    “我干!”

    得到回应的饭桶直接举手表态,作势就打算拽开后车门。

    “我也干!”

    尽管没搞明白饭桶为什么会一反常态,但段龙也立马快步跟了上去。

    “还有干的没?管宵夜管早餐,工资二百块,别看出了六环,但也没多远!”

    招工的小青年再次吆喝。

    在听到出了“六环”几个字时候,段龙一下子明白过来饭桶的打算,敢情这家伙算计的明明白白,搁这儿守了大半宿,就是为了找到离开的契机,想到这儿他不由对饭桶暗生敬佩,这特么才是正儿八经的大智若愚。

    等了十多分钟,看实在没有人乐意上车,小年轻这才无奈的钻进驾驶位。

    “两位哥们,咱们还得再上商业街那块去一趟,老板要求六个人呢。”

    车子启动,小年轻一边扒拉方向盘,一边乐呵呵的解释。

    “商业街?”

    段龙闻声,脸色立马骤变,赶紧靠了靠饭桶的胳膊肘压着嗓子道:“包子铺就在商业街那附近,咱现在过去是不是太危险了..”

    “哦?是吗?”

    饭桶不急不躁的眨巴两下眼睛,目光随之投向对方放在扶手箱上的黑色皮包,若有所思的出声:“大哥,我们的工资是借现金还是..”

    “都行,可以现金可以转账。”

    青年随口接茬。

    “哦。”

    饭桶漫不经心的应承一句,便侧头看向车外。

    通过车窗,段龙注意到饭桶那双古井无波的眸子微微眯起,再结合对方刚刚的眼神,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一抹可怕的幻想。

    不是吧?!你狗日该不会真那么打算的吧!

    越想越觉得可能,段龙再次用自己的胳膊肘轻撞饭桶。

    “受人恩惠千年记,得人花戴万年香!趁着离开前,了却因果事。”

    饭桶声音不大的应声...